却极为坚韧的女人苏锐的眼中慢慢流露出赞赏的

 美女尚且如此给力,苏锐更不能怂了,他同样喝干了杯中酒。
 
    薛如云再次给他添满酒,也许是由于酒精的缘故,她的俏脸变得红扑扑的,眼睛中似乎都要滴出水来。
 
    “薛洋最近有没有找你的麻烦?”苏锐挑了挑眉毛,又想起来那个大开杀戒的夜晚。
 
    那个夜晚,也让薛如云的人生方向发生了彻彻底底的转变。
 
    “一直没有,不知道是不是被你吓怕了呢。”薛如云再次端起酒杯,眼波流转。
 
    “喝那么快干嘛?”
 
    “表达我的谢意啊。”薛如云又一口气喝干了杯中酒!
 
    两杯,已经接近半斤了!这是喝酒还是喝水!
 
    “谢意要这样表达吗?”
 
    “你救了我那么多次,我以身相许都报答不了。”薛如云说道,喝的酒越多,她的眼睛就越发明亮。
 
    “以身相许,真的是个不错的主意。”苏锐的眼睛在薛如云的肥美身材上来回扫了几下,半真半假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真这样想?”薛如云媚眼如丝。
 
    “我想,我还需要一点勇气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就帮你找点勇气来。”薛如云媚眼如丝的看了苏锐一眼,打开门,叫来了服务员,道:“再来两瓶酒。”
 
    “不行,这样喝下去,可是要发生混乱的。”苏锐想要拦住薛如云。
 
    “没关系,酒逢知己千杯少,再说我也已经很久没喝了。”薛如云有些微醺的说道。
 
    美人遇到酒,显得更加诱人。
 
    苏锐不禁咽了一口吐沫,他觉得自己的嗓子貌似有些干渴。
 
    “其实,我准备离开必康了。”第二瓶酒喝完,薛如云有些语气幽幽地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很少见到这个飞扬的女人用这么低沉的语气说话,这表明她的情绪很不正常。
 
    “什么时候做的决定?”苏锐放下了筷子,似乎对薛如云的决定并没有多少的意外,连原因都没有问,完完全全的意料之中。
 
    “就是在薛洋来到麦克斯酒吧捣乱的那一天。”薛如云轻轻抿了一口酒,喝了那么多,她已经感觉不到辣了,整个食道都麻木了。
 
    当然,麻木的不止是食道,或许还有她的心。
 
    薛如云这一辈子只在两个城市呆过比较久的时间,一个是南阳,一个就是宁海,这里几乎相当于她的第二段生命,也是她新生的起点,如今就要告别离开,心中自然会有种种不舍。
 
    这一段旅程,遇到了好多事,也遇见了好多人。
 
    苏锐很明白薛如云的心情,在过往的许多阶段,他经常经受着这种离别。
 
    “辞职之后准备作何打算?”苏锐看了看她的眼眸,眸光明亮。
 
    “公司已经注.册好了,我也利用以前的关系联系了几个合作伙伴,准备插手南阳省的对外贸易业务。”
 
    “外贸么?薛家旗下的几个公司都是南阳省的外贸大鳄,你这样去硬拼,或许不是什么太好的方法。”苏锐沉思了一下,道,“不是我给你泼冷水,如果他们觉察到的话,可以轻而易举的捏死你这个新成立的公司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不让他们觉察到好了。”薛如云说道:“你的担心有道理,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去放手做,否则的话,永远不会成功,薛家就在那里,越来越庞大,如果我不去努力的话,后面的事情将会越来越难做,双方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。”
 
    看着对面这个美丽妖娆却极为坚韧的女人,苏锐的眼中慢慢流露出赞赏的目光来,他的字典里面从来不曾有过“畏惧”二字,自然刚才的话也不是为了刻意打击薛如云,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而已。
 
    他要看一看薛如云的决心,是不是如他之前所想象的那般坚强。
 
    还好,这结果没让他失望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14章 你能让我喝醉
 
    “我在南阳省有个朋友,如果你去的话,可以找他帮忙,如果他的地位还像往常一样,应该可以帮到你。”苏锐的眼睛眯了一下,声音有些悠远,似是回忆起来什么往事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对于这样的帮助,薛如云自然不会拒绝。
 
    她再一次举起酒杯:“怎么感觉我欠你的越来越多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先干为敬,把杯子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:“欠的都不用还了。”
 
    喝了酒,自然就会觉得很热,薛如云脱掉了她的小西装,露出来里面的乳白色无袖连衣裙。
 
    雪白的脖颈,汹涌的浪涛,尽入苏锐的眼帘。
 
    苏锐口干舌燥,只能再喝一口酒来解解渴,可是却越喝越渴。
 
    薛如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似乎很喜欢看到苏锐的这般窘态。
 
    喝了那么多高度白酒,她的头已经很晕了,可是说话的兴致却越来越浓。
 
    当然,薛如云的酒品看起来还算不错,并没有干出什么酒后脱衣的事情,不然可就便宜了苏锐这个大色狼了。
 
    一般人在酒后都会非常有聊天的兴致,平时不能说也不敢说的话,会借着酒劲,全部都说出来。
 
    存在即为合理,酒精这个东西,总有它的好处。
 
    感情到了,就越喝越想喝了。酒逢知己千杯少,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道理。
 
    薛如云举着杯子,看着有点头重脚轻,撑着桌子站起来,摇摇晃晃地都有些重心不稳了。
 
    “你头晕就别喝了。”苏锐想要站起身来扶她一把。
 
    可是薛如云却端着酒杯走过来,一把把苏锐按在凳子上!
 
    接下来,她的动作让苏锐目瞪口呆,身体完全僵硬!
 
    “难得喝的那么痛快,今天我要好好的醉上一场。”说完,薛如云竟然抬起一只脚,跨过苏锐,就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!
 
    这种姿势可是暧昧之极的,由于薛如云现在穿的是一件薄薄的裙子,苏锐几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美妙至极的触感!
 
    美人在怀中,他的小腹瞬间腾起一股火苗来,这火苗的温度很高,火遇到了酒精,越烧越烈,让他整个身体都处于灼热的状态来!
 
    这种姿势让薛如云的高耸山峰几乎贴到了苏锐的脸上,一股诱人的淡淡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孔中!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还不推倒,算不算是个正常男人?
 
    低头看了看薛如云的白皙大腿,苏锐咽了两口吐沫,身体依旧僵硬,两只手撑开,有些艰难的说道:“妖精,咱们好好的喝酒,为什么要这样?”
 
    薛如云似笑非笑,眼中的妖媚神情似乎能够将人的骨头给弄酥了。
 
    她微微低头,和苏锐几乎鼻尖贴着鼻尖,口中喷吐出来的馨香气息混合着酒精的味道,打在苏锐的脸上,让他简直不能自已。
 
    “你对姐姐不感兴趣吗?”薛如云端着酒杯,抿了一大口,说道。
 
    “感兴趣。”苏锐说的是实话。
 
    开什么玩笑,对于男人这种下半身动物而言,见到薛如云这种极品御姐,怎么可能不感兴趣?怎么可能不去幻想和她之间发生一些极为旖旎的事情?
 
    这种本能反应完全不是精神能够支配的了的!
 
    “既然感兴趣,怎么你现在还那么老实?”
 
    薛如云一只手伏在苏锐的肩头,一只手端着她喝过的酒杯,送到了苏锐的唇边。
 
    “妖精,你喝多了。”苏锐感觉自己的两只手都没有地方可以安放了,是该放在薛如云的后背上,还是该放在臀部上?
比起平时来撩人很多?
 
    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 
    “所有喝多了的人,都认为自己是没喝多的。”苏锐努力控制着自己身体内部抓心挠肝的痒痒感觉,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睛陷入薛如云的诱惑之中,无论怎样,他都要保持清醒。
 
    “清醒”这两个字,对于苏锐很重要。
 
    “我还可以再喝一瓶。”
 
    薛如云支起身体,又倒满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要是照着这个喝法进行下去,那么早晚都要酒精中毒的结果。
 
    苏锐正想抢下她的酒杯,可是薛如云却忽然看着他的眼睛,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苏锐,我那么久那么久都没有彻彻底底的醉一场,今天让我喝醉一次,好不好?你能帮我这个忙吗?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