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距离这个恐怖的,竟然近在咫尺

- 编辑:admin -

自己距离这个恐怖的,竟然近在咫尺

  自己的儿子竟然正在教训李阳!这完完全全是找死的行为!
 
    “混蛋,你在做什么”张浩着急的大喊道!
 
    张暄祺转过脸,看着跪在地上的老爸,冷笑道:“我在帮你管教手下人!”
 
    “你快给我跪下,跪下!”张浩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!
 
    李阳的手下人终于反应了过来,两个壮汉把张暄祺拖到一旁,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拳打脚踢!
 
    李阳整了整衣服,瞪了张浩一眼:“你继续磕,不要停!”
 
    后者闻言,只能继续用头撞地!
 
    磕了好几十个响头,张浩已经是满脸的鲜血,终于支撑不住了,身体一歪,便晕了过去!
 
    李阳黑社会老大的威严充分的展现了出来,他环视了一圈,看了看那些张浩的小喽啰们,冷声说道:“看到你们老大的下场了吗?”
 
    周围的人噤若寒蝉,没有人敢讲话。
 
    李阳寒声说道:“全部自己扇自己,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准停下!”
 
    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?那些小喽啰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 
    “还要我把命令再说第二遍吗?”
 
    李阳一心要为苏锐出口气,因此凡是在场的张浩小弟,一个都逃脱不了制裁。
 
    终于,第一声耳光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有了带头的,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,整个酒吧的耳光声已经此起彼伏的响成了一片!
 
    有李阳的打手们看着,现场没有一个人敢偷懒,如果下手轻了,那些打手们会立即上前,扇的更狠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13章 突然的离别
 
    李阳走到苏锐的面前,微微前倾着身体,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苏少,您看这样的处理方式,您还算满意吗?”
 
    苏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:“让他们停下吧。”
 
    李阳有些错愕,似乎没想到苏锐会做出这个决定,他转过身,高声喊道:“苏少饶你们一命,还不多谢苏少饶命之恩!”
 
    耳光声立即停止,然后这些小喽啰们成片成片的跪倒在地!
 
    “谢苏少饶命之恩!”这声音整齐而响亮!
 
    苏锐根本没有看他们一眼,而是走到薛如云的面前,看着对方那亮晶晶的目光,笑道:“妖精,现在没事了。”
 
    薛如云又长又媚的眼睛里闪过不知名的目光,同样盯着苏锐的眼睛,说道:“你为了姐姐能够这样,姐姐我都想以身相许了呢!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一旁的李阳连忙转过身去,眼观鼻鼻观心,装作什么都没听到。
 
    薛如云这种级数这种气质的大美女,对于李阳来说也是具有极为庞大的杀伤力,从这样的极品御姐口中说出“以身相许”的话来,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?
 
    苏锐被薛如云挑逗的都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,不过当他看到后者眼中略带促狭的目光之时,立刻反应了过来——这妖精又在戏弄自己!
 
    苏锐可不会示弱,伸出手去,直接赏了薛如云臀部一个巴掌,那被窄裙包裹的臀部被打的颤了一颤,显示出极为不错的弹性。
 
    薛如云早就习惯了苏锐这样,也没有惊叫,只是有些脸颊微红的看着他,很显然,和苏锐比耍流氓,她真的是要甘拜下风的。
 
    李阳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,口干舌燥,他也想拍一拍薛如云的臀部,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爽感,可惜,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。
 
    “苏少,您看这张浩该怎么处理?”李阳聪明的问道,这绝对要请示苏锐。
 
    “你觉得呢?”苏锐反问道。
 
    李阳的眉头突突一跳,他意识到,这又是苏锐在考验自己。
 
    “敢惹怒苏少,杀无赦。”李阳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张浩,恨声说道。
 
    薛如云的眉头微微一皱,似乎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。
 
    在普通人的字典里,杀人永远,他们才会发现,自己距离这个恐怖的词,竟然近在咫尺。
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词汇,只有当特定的事情来临之时
    冰冷的生活,总会让人们的心肠渐渐坚硬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:“惹怒我,并不一定要杀掉,我没那么残暴。”
 
    李阳抬起了头,有些战战兢兢,难道说,自己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?不会这么悲催吧?
 
    “但是,他想要打我朋友的主意,这一点是不可原谅的。”苏锐的眼神飘向了薛如云。
 
    李阳顿时明白了苏锐的意思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道:“来人,把张浩给我拖上车!再调一辆挖掘机来,把这个森林酒吧给我就地推平!”
 
    薛如云闻言,想要说话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看向苏锐的眼神之中满是复杂。
 
    得罪我没关系,得罪我的朋友就是不行。
 
    这句话彻彻底底的震撼到了薛如云,她忽然发现,自己需要重新审视和苏锐之间的关系了。
 
    在和这个年轻男人的相处过程中,自己貌似已经欠他的越来越多。
 
    只是,等到这欠债多的还不上的时候,又该怎么办?又能怎么办?
 
    薛如云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。
 
   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,不禁立刻脸红了起来,心中啐道:“薛如云啊薛如云,你胡思乱想什么?”
 
    苏锐根本没注意到薛如云的小动作,他好像想起来什么,用手指点了点李阳,说道:“那什么张浩把我的车给砸了,你弄一辆全新的帕萨特,明天上午送到必康集团的门口。”
 
    “请苏少放心,我一定完成任务!”
 
    苏锐没有再管张浩父子的死活,也没有再理会李阳会不会真的调来一辆挖掘机,而是拉着薛如云的手,直接走出了酒吧。
 
    薛如云的美目看着苏锐,道:“弟弟,今天谢谢你。”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说个代驾不就行了。”薛如云抢过酒瓶,给自己和苏锐倒满。
 
    这一次性餐具,一杯就是二两。五十二度的高度白酒,喝半斤下去可不是什么容易事。
 
    此时的苏锐并没有觉察到薛如云有什么异常的情绪。
 
    “来,为了表达我对弟弟你的谢意,我就先干为敬了。”说罢,薛如云直接端起杯子,一仰头,火辣辣的酒液便流入喉咙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她雪白的喉咙上下滚动着,不禁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性感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